<noframes id="ttv7x">
    <pre id="ttv7x"><strike id="ttv7x"></strike></pre>

    <output id="ttv7x"><ruby id="ttv7x"><mark id="ttv7x"></mark></ruby></output>

      <address id="ttv7x"><pre id="ttv7x"></pre></address>

      <p id="ttv7x"></p>
        <big id="ttv7x"><strike id="ttv7x"></strike></big>
        <track id="ttv7x"></track>
        長江商報 > 中翰生物背負五家基金賭約倉促闖關IPO   重營銷輕研發毛利率49%遠低同行

        中翰生物背負五家基金賭約倉促闖關IPO   重營銷輕研發毛利率49%遠低同行

        2022-08-01 07:43:0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消息 ●長江商報記者 明鴻澤

        受益新冠檢測紅利的中翰盛泰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翰生物”)正在借勢闖關A股IPO。

        早在2018年之前,中翰生物就背負著資本的壓力,先后有5家基金與之簽訂上市對賭協議;谥泻采镞f交了上市申請,賭約暫時性解除。

        中翰生物闖關IPO的底氣,來自于2021年業績暴增,然而,這樣非常態增長的業績恐難以持續。今年上半年,華大基因、康泰生物、樂普醫療皆因新冠檢測退潮而業績大幅度下滑。

        事實上,即便是靠新冠檢測業績大增,中翰生物仍然有不少短板——綜合毛利率明顯低于行業平均水平,存貨報廢呈10倍增長,重營銷、輕研發,試圖靠自有產品打天下,公司的未來前景難料。

        五家基金潛伏“被逼”上市

        中翰生物的上市,是資本在背后“相逼”。

        招股書顯示,中翰生物成立于2010年12月16日,由杭州麗珠、Boditech、中翰科技及韓國籍自然人EuiYulChoi經協商一致共同設立,注冊資本3990萬元。2016年8月,公司實施股改,發起人共計有19名股東。

        從2010年到2016年,中翰生物新增了15名股東。這15名股東是如何進入的,中翰生物并未在招股書中詳細披露,外界無從知曉。不過,新增的15名股東中,有兩家基金,即長堤投資、賽硅銀投資。截至2016年底,長堤投資、賽硅銀投資持股比分別為8.62%、1%。

        招股書披露了2019年以來的股權變動情況。2019年2月,股東米佳投資將其持有的中翰生物400萬股以2000萬元價格轉讓給控股股東杭州麗珠,將其持有的300萬股以1500 萬元價格轉讓給實際控制人周旭一。

        這是一次股權代持行為的解決。米佳投資是員工持股平臺,但由于員工股權激勵計劃未實際執行,中翰生物終止執行股權激勵安排。

        當年9月,中翰生物增資擴股與股權轉讓同時進行,宏騰投資、厚普瑞恒、徐蕭蕭分別認繳84.3750萬股、84.3750萬股、56.25萬股,增資價格為13.13元/股。長堤投資將其持有的中翰生物395.4350萬股份分別轉讓給宏騰投資148.2880萬股、轉讓給厚普瑞恒148.2880萬股以及轉讓給徐蕭蕭98.8590萬股,轉讓價格均為12.76元/股。

        2021年6月,中翰生物再次進行增資,增資價格為20.925元/股,金闔二期出資8000萬元認繳382.3178萬股。

        至此,中翰生物的股東增加至23名。這些股東中,長堤投資、金闔二期、厚普瑞恒、宏騰投資、賽硅銀投資等5位股東均屬于私募基金。5家基金合計持有公司1778.2698萬股,持股比為20.67%。

        值得一提的是,長堤投資的管理人為摩根士丹利(中國)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上述股東的入股背景、目的、入股價格的定價依據等,中翰生物均未進行具體披露。

        顯然,5家基金入股中翰生物是為了獲利而來的,途徑是分享公司上市盛宴。這些基金入股均設立了對賭協議,共同的指向是中翰生物上市。

        賽硅銀投資的對賭條款為,中翰生物截止2018年12月31日未上市,其有權讓杭州麗珠購買其持有的中翰生物全部或部分股權。宏騰投資、厚普瑞恒對賭條款約定上市時間為2022年6月30日前,金闔二期則將完成IPO時間設定在2024年6月底。

        入股較早的長堤投資除了約定IPO時間為2022年6月30日前外,還對2015年、2016年的經營業績及2017年的增資等進行了約定。

        為了本次IPO能順利進行,中翰生物遞交上市申請之前,上述對賭協議臨時解除,一旦IPO上市失敗,賭約重新恢復。

        由此可見,中翰生物是背著賭約闖關IPO,存在不小的壓力。

        凈利暴增12倍難以持續

        資本裹挾之下,或許是機緣巧合,中翰生物闖關IPO有了一次機會,那就是經營業績大幅增長。

        2019年至2021年(報告期),中翰生物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51億元、3.01億元、11.57億元,2020年、2021年的同比變動幅度為-14.28%、284.48%。對應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簡稱“凈利潤”)為0.28億元、0.20億元、2.67億元,2020年、2021年的凈利潤同比變動幅度為-31.23%、1265.91%;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簡稱“扣非凈利潤”)為0.22億元、0.11億元、2.56億元,2020年同比下降49.42%,2021年暴增2225.92%。

        2020年,受疫情影響,醫院門診量下降,中翰生物業績出現下滑。2021年,無論是營業收入還是凈利潤、扣非凈利潤,中翰生物均實現了大反轉。這就是中翰生物沖擊IPO的底氣。

        中翰生物在招股書中解釋,從2020年初開始,隨著新冠病毒在世界范圍內的廣泛傳播,新冠病毒檢測產品的需求激增。公司基于自身快速診斷技術平臺,迅速研發并量產與新冠檢測相關的試劑,包括新冠抗體檢測試劑、新冠抗原檢測試劑及新冠中和抗體檢測試劑。

        這兩年,公司自有新冠檢測試劑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2463.66萬元和8.33億元,占當期營業收入比例分別為8.19%、72%。

        從披露的信息看,中翰生物研發的新冠檢測試劑以抗原檢測為主、抗體檢測為輔,目前產品主要銷往境外,截至2022年5月31日,公司的新冠抗原檢測產品在中國境內的醫療器械注冊證在申請過程中,尚無法在境內市場銷售。

        全球市場對新冠檢測試劑的需求激增,售價較高,中翰生物大賺了一筆。

        但是,這種暴增式業績不可持續。主要基于以下幾個方面判斷,一是新冠疫苗注射人數的增多、新冠口服藥物的上市,全球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二是越來越多的體外診斷公司進入新冠檢測市場,新冠檢測試劑產品市場供求增多,競爭激烈,產品價格下滑,利潤空間大幅縮小。

        中翰生物也是如此,公司傳染類檢測試劑(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的銷售單價由2020年的13.75元/人份下降至2021年7.79元/人份,剔除運輸費用后毛利率也由62.53%下降至50.21%。

        今年,新冠檢測試劑售價更是大幅下降。此前,廣東省藥品交易中心公布了新冠檢測試劑和相關耗材的集采中選結果,第1類普通核酸試劑及組套的中標價低至3.2元/人份。明德生物、達安基因、圣湘生物的中標價均在4-6元之間。

        A股公司中,已有因新冠檢測、疫苗等需求減少、價格下降而業績大幅下降者。

        根據最新披露,疫苗公司康泰生物就因為新冠疫苗需求減少,預計上半年凈利潤下降70%左右。知名公司華大基因、樂普醫療均預計上半年凈利潤下降30%左右,原因均為新冠檢測退潮。

        對此,中翰生物也在招股書中明確提到,公司存在新冠疫情所致業績增長不可持續及業績大幅下降的風險,新冠疫情對非新冠產品的需求可能帶來沖擊,導致收入增幅放緩甚至下降的風險。

        存貨報廢損失激增14倍

        隨著新冠檢測的退潮,中翰生物將面臨存貨報廢等問題。

        2021年,靠向境外銷售新冠檢測試劑產品,中翰生物的經營業績異軍突起,公司的存貨也大幅增加。

        報告期期末,公司的存貨余額分別為0.87億元、0.98億元、1.34億元,其中,庫存商品分別為6217.62萬元、5135.99萬元、5234.28萬元,原材料分別為1457.12萬元、3560.47萬元、6362.45萬元。2020年、2021年的庫存商品較為穩定,但原材料大幅增長。

        這些庫存的商品具體是什么產品、原材料究竟是什么產品的原材料,中翰生物沒有披露。市場預判,新冠檢測試劑產品及原材料占比不低。

        顯然,這些產品也存在有效期問題,一旦海外銷售不達預期,中翰生物就面臨存貨報廢問題。

        存貨報廢,中翰生物并非首次出現。

        中翰生物列入管理費用項目下的存貨報廢,報告期分別為65.38萬元、82.66萬元、1233.03萬元,2021年較2020年增長了約14倍。

        招股書顯示,中翰生物是以代理產品起家的,隨后通過研發形成自有產品。不過,如果剔除新冠檢測試劑產品的影響,公司的代理產品仍占半壁江山。

        實際上,中翰生物收入增長與其大舉營銷推廣有關。2019年、2020年,公司銷售費用分別為5175.40萬元、5863.97萬元,2021年同比增加9000余萬元至1.49億元,其中市場推廣費同比增加5000余萬元至5988.23萬元,職工薪酬同比增加近1800萬元至4265.27萬元。

        公司稱,2021年市場推廣費大幅增長,主要是公司通過居間商推薦新冠產品的客戶,向居間商支付的居間費為5158.24萬元。

        與大舉營銷推廣相比,中翰生物的研發投入要少很多。報告期,公司研發投入分別為2476.16萬元、3084.31萬元、5561.38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7.06%、10.25%、4.81%。A股同行業可比公司均值為8.77%、9.57%、10.47%。2021年,如果剔除邁克生物,其余公司的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均超過11%,遠高于中翰生物。

        由此而見,中翰生物是一家重營銷輕研發的公司。截至2021年末,公司研發人員67人,而銷售人員160人。

        在技術方面,中翰生物究竟有哪些明顯優勢?不得而知。

        中翰生物的毛利率也低于同行。報告期,公司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3.36%、46.39%、49.26%,同行業可比公司均值為61.41%%、61.02%、59.66%,差距最小的2021年,也相差逾10個百分點。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卧铺上和少妇激情不断
          <noframes id="ttv7x">
          <pre id="ttv7x"><strike id="ttv7x"></strike></pre>

          <output id="ttv7x"><ruby id="ttv7x"><mark id="ttv7x"></mark></ruby></output>

            <address id="ttv7x"><pre id="ttv7x"></pre></address>

            <p id="ttv7x"></p>
              <big id="ttv7x"><strike id="ttv7x"></strike></big>
              <track id="ttv7x"></track>